您好,欢迎访问之江公益学园官方网站! 欢迎访问之江公益学园!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特别关注
宫蒲光:慈善事业发展的文化和舆论氛围仍需改善
来源:《社会治理》 作者:宫蒲光 发布时间:2020-07-10 10:03:59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慈善总会会长宫蒲光撰文《慈善事业:疫后反思》,主要讲了慈善事业在这次疫情中展现出的风采以及暴露的问题,同时也谈了慈善事业今后发展的启示。本文发表在《社会治理》期刊2020第6期。


谈到“慈善事业在大考中暴露出的突出问题”,宫蒲光认为,既有认识层面的问题,也有体制机制层面、政策制度层面、工作层面和自身建设层面的问题,他特别指出,慈善事业发展的文化和舆论氛围仍需改善,慈善组织自身建设亟待加强。


本文摘自《慈善事业:疫后反思》


慈善事业发展的文化和舆论氛围仍需改善


新中国的慈善事业走过一段蜿蜒曲折的历程,当前与我国蓬勃发展的慈善事业相比,慈善理论的研究、现代慈善理念的树立、慈善文化的弘扬、慈善教育的普及等方面,无论广度还是深度都相对滞后,传统的慈善文化、慈善理念,已不能很好适应现代慈善事业组织化、公众化、规范化、透明化和专业化的发展需要。


慈善文化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社会公众对慈善的理解和态度,也左右着社会舆论对慈善行为的评判。慈善事业是以爱心为基础的社会公众广泛参与的公益事业,社会关注度高、期望值高,对工作的疏漏、瑕疵容忍度很低。在历次国家重大公共事件中,慈善组织和慈善捐赠者都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在网络自媒体时代公众舆论既有“聚集场效应”,又有“塔西佗陷阱”,网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人发声万人呼应,一些网民缺少平和的理性,对待慈善组织和慈善捐赠者既缺少理解和宽容,又不依法评判是非,动辄就施以媒体暴力,让你有口难辩,无可奈何,任其“污名化”。正如白岩松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疫情期间,除了新冠病毒非常凶猛外,我们舆论环境中,撕裂、对峙、谎言满天飞……这种‘病毒’丝毫不轻,需要我们去思考。”


许多慈善组织在重大公共事件中最大的精神负担不是日夜辛劳、繁重紧张的工作任务,也不是奋战第一线的个人安危,而是来自各方的舆论压力。此次疫情期间,被舆论聚焦的湖北红十字会、武汉慈善总会、韩红基金会莫不是如此。尽管一些慈善组织工作存在一些疏漏和不足,但公众和舆论这种围殴式的态度,给慈善事业发展带来非常不利的社会舆论氛围。以至于许多慈善组织在重大公共事件中开展慈善募捐时,无时不在考虑如何自缚手脚,谨小慎微,低调行事,以图自保。疫情期间,中华慈善总会恪尽职守、低调务实、不出风头、不唱高调、时时谨慎,但因网上捐赠过于密集,而出现断网技术故障几个小时,还被个别媒体穷追不舍,总想挖出点“猛料”。这样的舆论氛围成为慈善组织的隐忧,也是慈善事业发展的阴霾。


进一步弘扬慈善文化,营造慈善事业发展的良好社会氛围


慈善文化是慈善精神的外化,它不仅是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也是现代文明的硕果,是慈善事业发展的社会基础和人文原动力。在慈善事业由精英慈善走向大众慈善的新时代,培育慈善文化、优化慈善发展的社会氛围已成当务之急。


一是将慈善概念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范畴,推动慈善文化成为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紧密结合的全民共识和行为自觉。


二是大力推进慈善文化和慈善教育体系建设,积极支持在高等院校开设慈善理论与文化专业,深化慈善理论研究,培养高层次慈善人才。国家有关部门协调相关高校、科研机构、社会组织、慈善企业与慈善家,充分发挥专家学者和慈善工作者的积极作用,深入开展慈善理论及政策研究。


三是大力促进全社会关心慈善、支持慈善、参与慈善,充分利用中华慈善日、中华慈善奖、慈展会等载体,宣传慈善文化、弘扬志愿服务精神。积极推进慈善文化进学校、进机关、进企业、进社区活动,努力营造全民慈善氛围。


四是要用党中央关于发展慈善事业的精神引导社会舆论,充分发挥主流媒体在舆论中的主导作用,大力宣传慈善事业发展的正面典型和积极贡献,树立慈善事业健康向上的良好形象,为慈善事业发展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


慈善组织自身建设亟待加强


面对疫情大考,全国各级各类慈善组织闻讯而动、令出即行,全力以赴投身抗疫斗争,在公共募捐、资源供给、应急救助、志愿服务等方面主动作为、勇于担当,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持和坚强保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虽然我国慈善组织在以往重大自然灾害救助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面对这次新中国建立以来最重大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还是缺少足够的经验和应对的能力,各级各类慈善组织都暴露出一些明显的短板和不足:


一是经验不足。在资源动员方面,虽然社会募捐总量较非典时期有了大幅度提升,但许多慈善组织依然存在宣传手段单一、动员力度不足、后续跟踪不到位等情况,特别是对大型企业、知名企业家缺乏持续有力的动员宣传机制,募捐排行榜正向激励效应不显著,舆论引导促捐效果不明显,慈善潜力尚有进一步挖掘的空间。


二是机制不全。缺少应对突发事件的政社协同机制和慈善行业的协同机制以及信息共享平台。正因为此,疫情发生后,社会各界纷纷向湖北捐赠了大量医疗物资,但与此同时多家医院的医疗物资却十分短缺,甚至各医疗单位自行发布求助信息,形成了抗疫物资供需信息不对称,从而导致物资需求信息与捐赠信息不能有效对接,出现慈善组织各自为战、各行其是、力量分散、工作重叠的状况,特别是在疫情初期,一些慈善组织出现了捐赠款物拨付不精准、发放不及时、处置不得力、分配不透明等问题,引发公众质疑甚至舆论危机,一定程度损害了慈善组织的整体形象和公信力。


三是能力不够。在项目实施方面,普遍存在应急反应处置能力不足、专业能力欠缺等问题,一些慈善组织以平时工作力量和工作模式应对突发状况,应急处突运行机制不健全,慈善组织与政府沟通不顺畅,出现捐赠物资管理混乱,接受捐赠物资质量检验把关不严,许多医用物资不符合标准等手忙脚乱的现象,慈善救助和志愿者救援行动的有序性和时效性都显不足,助力抗疫斗争的效果受到影响。湖北省红十字会管理的捐赠物资仓库一度忙乱无序,受到媒体质疑,后改为九州通集团管理后,很快秩序井然。正是说明慈善组织自身管理能力不足,运用市场专业管理机构的意识不强。


四是信息不灵。无论是在此次疫情中还是在常态下,慈善组织在执行信息公开制度方面都有明显的差距,慈善组织年报信息公开比例不足50%。在疫情中,慈善信息披露不够及时的问题,无法满足公众及时了解捐赠需求和去向,影响了公众的捐赠积极性。如2月13日武汉市红十字会公布一批捐赠物资分发公告,网民质疑为什么口罩没有分给各大医院?但红十字会没有公开说明,引发舆论的不满。


五是应对不力。在舆情处置方面,许多慈善组织面对社会关切和舆论质疑,大多是在政府督促下开展舆情处置,缺少有力、及时、准确的回应,特别是对于“管理费”“变卖慈善物资”等热点,缺乏主动、专业、精准的应对,使原本依法依规的工作变得被动,加深了公众的误解与不信任感。


此外,慈善行业数据统计制度尚未建立,信息披露样式、数据来源、统计范围、统计口径不一致,难以为政策制定、理论研究、行业管理提供可靠数据支撑。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究其根本,主要是各级各类慈善组织自身能力建设有欠缺,内部治理结构和运行管理不规范,从业人员法律意识、职业素养不够,缺乏现代管理理念和专业人才,距离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以提升公信力和能力为根本,加强慈善组织自身建设


慈善组织是推动慈善事业发展的微观主体。“打铁还需自身硬”,发展现代慈善事业,需要着力加强各级各类慈善组织自身建设,打造一批具有良好社会声望、突出专业能力、完善治理结构、合理梯次分工的现代慈善组织,适应新时代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一是要加强慈善组织应急能力建设。在此次抗疫斗争中,各级各类慈善组织表现出了高度的责任感与强烈的使命感。但应急处突能力不足,依然是慈善组织参与抗疫斗争暴露的最大短板。各级慈善组织应认真反思,深刻总结抗疫斗争经验,按照组织章程和所从事业务领域,把平时专业能力建设和应急处突能力建设结合起来,通过制定应急处突预案、开展应急处突演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加强外部力量协同等方式,加强能力储备和预案储备,既要建设一支平时慈善力量常备军,也要建设慈善组织自己的紧急情况预备队,切实强化自身应急处突专业能力。


二是要完善现代慈善组织管理制度。国内外慈善事业实践表明,健全的内部治理结构、完善的决策执行机制、高效的组织执行能力、完备的内控监督程序,对于慈善组织的良性发展至关重要。从我国现实情况看,许多慈善组织存在内部治理结构不完善、自治机制不健全、组织成员意见表达机制不畅通等问题,会议制度、表决制度、决策制度、监督制度、救济制度存在不同程度的缺失。要以此次抗疫斗争为契机,在现有法律框架内促进慈善组织内部管理创新,提高运行效率,降低运行成本,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慈善组织“透明、高效、规范”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进一步提升慈善组织的公信力。


三是要加强枢纽型慈善组织的行业协调动员能力建设。在此次抗疫斗争中,不同类型的慈善组织广泛动员、行动迅速,但由于枢纽型慈善组织在突发公共事件中的应急协调机制尚未形成,应有的动员号召、统筹协调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许多慈善行动缺乏协同配合,呈现群龙无首、各自为政、缺乏统筹协调的状态,影响了慈善行动实际效果。从长远看,需要在慈善事业发展过程中,加快培养一批受到广泛认可、具备承担行业倡导、行业服务和行业自律能力的枢纽型慈善组织,建立慈善行业协作联动的机制,充分发挥枢纽型慈善组织的行业引领作用,凝聚社会资源,整合行业力量,形成行业合力,形成各慈善组织之间既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的良性运行机制,构筑健康有序、多元合作的慈善行业生态和治理格局。


四是大力推进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力度。严格按照民政部《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规定,及时披露基本信息、内部治理信息、慈善募捐信息、公益项目信息、关联交易信息等,增强透明度,自觉接受社会监督,提高公信力。


五是要加大慈善专业人才培养力度。人才是事业发展的根本,慈善从业人员素质是慈善组织自身能力的重要基础。慈善行业涉及管理、法律、传媒、心理、财务、社会工作等多个专业,需要素质全面的复合型专业人才。此次疫情防控显露出慈善组织人才队伍建设相对滞后,人才从数量到质量都不能适应事业发展的需要。在今后的慈善事业发展中,慈善组织应当根据业务需要,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在保证数量的同时,不断提高素质,加强与教育科研机构的合作,在项目管理、财务运营、新闻宣传、心理疏导等方面,有针对性地开展在职业务培训,提升从业人员的专业技能,为慈善事业长远发展提供人才保障。



  版权和免责申明 本文由宫蒲光原创发布于《社会治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责编: 小之 
  版权和免责申明   责编:小之  本文由宫蒲光原创发布于《社会治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